瑞典成功生產無化石參與的乾淨鋼鐵,「綠氫煉鋼」將迎來全球高鋼價時代

近年來各國為了完成減少碳排放的目標,紛紛將鋼鐵業視為必須轉型的產業,而瑞典公司SSAB成功生產無化石燃料參與的乾淨鋼鐵,預計將於2026年進行規模化後開始量產;而未來「氫」亦將成為重要的煉鋼元素,此種顛覆性的技術成為趨勢,也意味全球高鋼價時代來臨了。





瑞典成功生產無化石參與的乾淨鋼鐵

根據國際能源總署(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,IEA)的數據顯示,鋼鐵行業每年直接排放2.6億噸二氧化碳,在2019年這一個排碳數值,高於水泥和化工等行業的排放量。

國際能源總署直指,鋼鐵行業是「煤炭」的最大消費業者,它消耗了大約75%的能源需求。因此為了減少煉鋼時的排碳,催生了「Hybrit」計畫的誕生。

Hybrit是由SSAB、LKAB和Vattenfall等企業共同投資,誓言從根本上改變了瑞典的鋼鐵行業,開發第一種無化石(Fossil Fuel)燃料參與而產生的鋼鐵(無化石鋼鐵)。


該技術有可能將瑞典的二氧化碳排放總量減少至少10%,這相當於整個國家工業排放量的三分之一,未來亦有助於減少全球鋼鐵生產時的碳排放量。瑞典公司SSAB表示,8月18日已經成功生產出世界上第一種無化石鋼鐵,並將其交給了第一個客戶沃爾沃集團(Volvo)。


SSAB稱:「這是邁向完全無化石能源的鋼鐵製造價值鏈的重要一步」。未來該公司目標將於2026年於鋼鐵工業進行規模化後,開始大量生產這種綠色鋼鐵。


SSAB執行長Martin Lindqvist表示:「世界上第一個無化石鋼不僅是SSAB的一項突破,而且證明有可能實現鋼鐵業的轉型」。


而Hybrit並不是唯一一家研發乾淨鋼鐵的計畫;另一家H2 Green Steel 公司亦擘劃於瑞典北部建造一座鋼鐵生產設施,該設施將也是由「氫氣」提供動力生產鋼鐵。


綠氫煉鋼成為趨勢 打開鋼鐵業轉型之路

《CNBC》報導指出,一般來說冶煉鋼鐵分為高爐與電爐兩種:前者為鐵礦砂開採,將鐵礦石、焦炭等融煉而生的生鐵,然後再次轉爐大量吹氧將鐵水脫碳成為鋼液的煉鋼。另一種則是利用高壓電,將電流通過人造石墨電極與廢鐵,利用此高溫電弧將廢鋼熔解,最後使之成為鋼鐵。

H2 Green Steel則認為,高爐中的焦炭還原劑可以用「氫」取代,過程中也只會排放水,不會有任何有害汙染。氫也可以為電爐提供電力,有機會打造一條較為乾淨的煉鋼產業。

也由於氫是地球上最豐富的元素之一,目前不但已經被廣泛運用在工業生產中,氫氣也可當燃料使用,透過化學作用發電,就是所謂的「氫燃料電池」(Fuel cell)。

H2 Green Steel正是利用這種技術冶煉鋼鐵,該公司由著名Spotify創辦人Daniel Ek所投資且支持。且預計將於2024開始投入生產,到2030年將具備年產500萬噸鋼材的能力。


氫能煉鋼已經行之有年,台灣龍頭鋼鐵業中鋼總經理王錫欽對外解釋:「綠氫已是趨勢,歐盟預計2023年綠氫產能達100萬噸、2025年1000萬噸,最終是2030年將為無限量供應,歐盟綠電、綠氫規劃領先全球,台灣必須迎頭趕上。」

顧問公司麥肯錫估計,今(2021)年全球有超過30個國家公布綠氫發展藍圖,公共投資金額超過700億美元。美國氣候變遷特使凱瑞(John Kerry)在剛剛結束的氣候變遷線上高峰會閉幕致詞中就形容:「綠氫很有機會成為世界的救贖」。

《天下雜誌》報導指出,因此綠氫的這些特性,被各國政府、企業與投資人看好,可以成為排碳大戶如鋼鐵、水泥等重工業,以及貨車、工程車、船舶,甚至飛機等大型運輸工具的最佳減碳解決方案。

鋼鐵傳統技術就是大量排碳,但要在2050年要達到零排放,使用氫氣、顛覆性的技術革命勢在必行。「這意味全球高鋼價時代來臨了」中鋼董事長翁朝棟曾經直言。也代表以後鋼鐵廠不再是想蓋就能蓋,沒減碳技術就無法生產鋼鐵,讓鋼鐵成為稀缺的戰略物資。




文章來源:瑞典成功生產無化石參與的乾淨鋼鐵,「綠氫煉鋼」將迎來全球高鋼價時代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article/155342